行情分析OpenSea创始人:我们...

OpenSea创始人:我们可以安全度过寒冬

推荐文章

原文标题:《What Every Crypto Buyer Should Know About OpenSea, The King Of The NFT Market》

原文作者:Jeff Kauflin

原文编译:0x13,律动BlockBeats

OpenSea 是如今 NFT 交易平台中绝对的龙头,他们挺过了寒冬,击败了一个又一个竞争对手,牢牢稳坐王位,虽然自 8 月份以来月度交易额逐渐下滑,却也占据着整个 NFT 市场 90% 的份额。

从创立伊始每月几千美元的交易额到如今高达数十亿美元,估值从最初的 180 万美元增长到如今的 100 亿美元,如今在我们惊叹于 OpenSea 的竿头日上及适逢其会时,可曾想过他们是经历了哪些坎坷才成长为如今的行业龙头的?本文由《福布斯》作者 Jeff Kauflin 撰写,为大家讲述了 OpenSea 两位创始人 Finzer 和 Atallah 在创立 OpenSea 时背后的故事。律动 BlockBeats 将全文翻译如下。

对于一般的初创企业而言,专注于某个细分赛道是很重要的,但是 OpenSea 的创始人却建立了一个可以交易诸如艺术、音乐、游戏资产等多种多样的 NFT 的平台,而它在这些方面发展得都很不错。如今,OpenSea 的创始人们已经成为了百万富翁,可能很快就会成为亿万富翁,但是与此同时,他们还有着其他的担忧:竞争对手、欺诈者和下一个 Crypto 熊市。

2020 年 3 月,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伊始,Devin Finzer 和 Alex Atallah 打了一通电话,互相打了打气。他们是 OpenSea 的创始人,OpenSea 团队只有 5 个人,用户可以在这个平台创建、购买和出售各种非同质化权证(NFT),人们用 NFT 来踪艺术和音乐等独特数字资产在被称为区块链的账本上的所有权。

然而,OpenSea 上线长达 26 个月的时间里只捕获到了 4000 名活跃用户,每个月的交易额只有 110 万美元,OpenSea 只能从中获得 2.5% 的销售佣金,这意味着 OpenSea 每月的收入只有区区 2.8 万美元。那时的 NFT 市场「死气沉沉」,OpenSea 的 CTO Atallah 说道。他在他爸妈位于科罗拉州的房子的地下室里开完了一次远程会议。由于疫情,当时的纽约已经封闭,他只能回家工作。更让他们不安的是,Rare Bits 在不久前宣布了倒闭,它是 OpenSea 的竞争对手,而且资金比 OpenSea 更加充足。于是 OpenSea 的创始人们设定了一个目标来背水一战:在年底前让自己的业务翻一番。很快,这个目标在九月份就已经实现了。

Year of the NFT:联合创始人 Alex Atallah(左)和 Devin Finzer 在 OpenSea 的新 SoHo 办公室。该公司于 2018 年推出,今年的收入有望超过 3 亿美元,而它 2020 年的收入还只有不到 100 万美元。

终于,2021 年 2 月,NFT 市场从冬眠中苏醒了,然后彻底陷入了疯狂。7 月,OpenSea 的交易额达 3.5 亿美元,也正是在这个月,OpenSea 以 15 亿美元的估值完成了 1 亿美元的风投,a16z 领投。8 月,随着 NFT 热潮在市场 FOMO 情绪的推动下达到顶峰,OpenSea 交易量激增十倍,突破 34 亿美元,而 OpenSea 一个月的支出成本还不到 500 万美元,仅仅 8 月,OpenSea 就收获了 8500 万美元的利润。尽管此后的交易量回落到每月 20 亿美元左右,但是 OpenSea 如今坐拥 180 万活跃用户,是 NFT 市场的霸主。目前,OpenSea 已有 70 名员工且还在持续扩招,急需客户服务代表。

最近,有消息称,OpenSea 新一轮风险投资的估值可能达到 100 亿美元。照这样算下来,各持有 OpenSea 19% 股份的 31 岁的 CEO Finzer 以及 29 岁的 CTO Atallah 也即将从百万富翁升级为亿万富翁。

尽管如此,Atallah 11 月在纽约时代广场的一家餐厅里和其他人聊天时依旧保持着谦逊,他坐在一个 32 英尺高的自由女神像旁边,不过这个女神举起的是一杯鸡尾酒而不是火炬。他在那里和几千人一起参加了第三届 NFT.NYC,年轻的狂热者们穿着印有 Bored Ape Yacht Club 的卫衣在酒店里狂欢,这是对 BAYC 的致敬,BAYC NFT 的持有者们把它当做一个社交俱乐部而不仅仅是收藏品或是投资。

可以说,谦逊是 Finzer 和 Atallah 成功的关键。一些顾问曾敦促他们要专注于一个 NFT 细分市场,例如艺术、游戏或音乐。但他们最终还是建立了如今的 OpenSea,因为他们认为自己没有足够的判断力来预见哪一类 NFT 在未来会变得流行起来。

Finzer 说,除了「广撒网」之外,OpenSea 取得如今的成就只不过是因为「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了正确的地方」,并积极听取用户的建议,了解他们到底想要什么。这个平台可以追踪到以太坊和其他链上的 NFT,需要使用加密货币进行购买,卖家可以选择拍卖或定价出售,艺术家可以在作品每一次转售后获得版税收入。最终,Finzer 意识到 NFT 所有权验证模型适用于从演唱会门票到房地产领域的任何领域的任何东西,他只是不确定这些会在什么时候被人们关注到。「我对未来一直保持着敬畏。」他说。

尽管 OpenSea 取得了出人意料的成功,但它同样也面临着巨大而多样的风险:欺诈者、NFT 市场的崩盘以及新的竞争。10 月,美国最大的加密交易平台、OpenSea 最早的投资者 Coinbase 宣布,它将推出自己的 NFT P2P 交易平台。短短数周,Coinbase 的等待名单上就有超过 250 万人,CEO Brian Armstrong 预测,这一项新业务「可能和其核心业务,也就是加密货币交易业务,一样大,甚至还会更大。」

Stephen Curry 在 8 月以 18 万美元买下了这只无聊的猿猴(#7990)NFT。他不是唯一拥有猿猴的名人,Jimmy Fallon 和 Mark Cuban 都有自己的猿猴。

OpenSea 的开放、免审查的方式无疑增加了假冒伪劣和欺诈的风险,就像亚马逊和 eBay 那样。例如,骗子可以复制别人的艺术作品,并在 OpenSea 上作为 NFT 出售。Finzer 说,该网站正在研究一种自动识别假货的方法,并有专人负责调查可疑的商品。同样,人也会给 OpenSea 带来不小的麻烦。9 月,Finzer 要求 OpenSea 的产品主管辞职,因为 Twitter 用户发现与该主管屡屡进行「老鼠仓」操作,意思是他在 OpenSea 主页对某个 NFT 进行推广前提前买入该 NFT,以此套利。

虽然 OpenSea 的创始人们始终保持着谦逊,但他们同样有着不小的野心。Finzer 在湾区长大,母亲是医生,父亲是软件工程师,他说自己被哈佛、斯坦福、普林斯顿和耶鲁拒绝后「备受打击」(他最终选择了布朗大学)。在短暂担任 Pinterest 软件工程师之后,他在 2015 年创立了他的第一家创业公司 Claimdog,并在一年后将其出售给 Credit Karma。

Atallah 出生于科罗拉多州,父母是伊朗移民,他在小时候就开始制作电子表格来通过可视化的方式比较鸟类的各种属性。从斯坦福大学毕业后到与 Finzer 合作之前,他曾是一名程序员。2018 年 1 月,他们加入 Y Combinator 创业加速器,提出了向用户支付加密货币以分享其 Wi-Fi 热点的创意。那时,CryptoKitties,一个将所有权记录以数字方式刻在以太坊区块链上的卡通虚拟猫咪牢牢抓住了公众的想象。「这是那些并不真正关心 Crypto 的人第一次产生如此大的兴趣,而不是仅仅是炒作获利。我认为这真的很棒。」Atallah 说。随后他们立刻启动了 OpenSea,并将公司搬到了纽约。

就像它们的「前辈」Beanie Babies 一样,时间证明 CryptoKitties 并不是优秀的投资级收藏品,它的供应量太大,稀释了大多数的价值。在 2018 年初的热潮过后,NFT 和 Crypto 市场又进入了冬眠。

2021 年初市场又重新复苏,不过这并不是 OpenSea 的功劳。恰恰相反,像亿万富翁 Winklevoss 兄弟的 Nifty Gateway 这样的平台,以精心筛选的高质量艺术品吸引了人们的注意。3 月,佳士得拍卖了数字艺术家 Beeple 的 NFT 作品《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以 6900 万美元成交,是在世艺术家作品的第三高价。

随着 NFT 拍出令人瞠目结舌的价格,越来越多的普通人也想成为创作者、收藏家或投资者,并开始使用 OpenSea,因为它具有任何人都可以成为艺术家的精神、内置二级市场和方便的功能。比方说,OpenSea 有一个便捷的筛选系统,因此用户可以找到具有最稀有(理论上最有价值)属性的 NFT(比如只有 46 只 Bored Ape 有金色毛皮,而且它们的价格都很高)。当一个新的 NFT 被创建并记录在以太坊上时,网站会自动生成一个显示它的网页,这是一个很好的功能,因为 NFT 成为一种身份象征,人们分享他们的 OpenSea 页面,并将他们的 Twitter 个人资料图片改为他们拥有的 NFT。「这成了一个循环,由羡慕和欲望驱动。」风险投资公司 1Confirmation 的合伙人、OpenSea 的早期投资者 Richard Chen 说道,「OpenSea 牢牢把握住了这个市场。」

27 岁的 Dani 妮是一位住在乔治亚州的前时装设计师,她对 World of Women 等 NFT 的 1.7 万美元投资变成了 71.5 万美元。37 岁的 AJ 是来自北卡罗来纳州的前游戏公司首席执行官,他对 NFT 不到 1 万美元的投资变成了价值 130 万美元的数字资产。他最近说服了他的职业为胃肠病医生哥哥开始购买 NFT。他的哥哥又拉上了其他几个朋友。「他们在做完结肠镜检查之后基本上都会打开手机看一看是否有新的 NFT 发售。」AJ 说。

听起来像个泡沫,确实。这也是他们将面对的问题:如果 NFT 泡沫破裂了,你们会怎么办?Finzer 说道:「我们已经准备好了充足的物资,足够我们安全度过寒冬。」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16 − 11 =

最新文章

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