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情分析Block.one「出局」...

Block.one「出局」,EOS重塑之路如何开始?

推荐文章

作者:凯尔

在区块链世界失声许久的EOS久违地重回关注者视野,由社区反抗母公司之举而引爆话题。

12月8日,区块链系统EOS.IO (EOS)17个出块主节点和8个备用节点的持有人通过投票,冻结了原定在未来六至七年内分发给EOS.IO母公司Block.one(B1)的6600万EOS币,原因在于B1每天能够从网络产出中获得27400 EOS奖励,但其在代码贡献方面明显下降,且对网络生态发展缺乏贡献力。

这起事件的导火索发生在一个月前。

11月8日,B1宣布将4500万EOS转让给Brock Pierce领导的新工具Helios,以创建 EOS 风险投资基金,开发机构级EOS金融产品等。但社区知道,Helios创始人Brock Pierce的另一重身份是B1的联合创始人,这笔资金相当于「左手倒右手」。

很快,EOS网络基金会(ENF)作为社区代表与B1进行谈判,但最终B1始终不愿意将EOS.IO的知识产权(IP) 转移给EOS社区,最终导致B1被投票「出局」。

有趣的一幕发生了,与B1不合的EOS.IO创始人Daniel Larimer(BM)突然宣告回归,还带着需要融资的项目。他表示,是时候重塑EOS品牌了。EOS不仅要改变名称,还会重新设立可以激发社区成员参与和促进投资的新愿景和新目标。

种种变化又令沉闷许久的EOS社区短暂地振作起来。但在许多用户眼中,长期停滞不前的EOS已不再值得信任。对于EOS来说,重塑品牌、凝聚信任也是任重道远。

Block.One遭EOS社区「驱逐」

在加密世界里迷失许久的EOS试图回到正轨。

12月8日,EOS.IO的17个出块主节点和8个备用节点的持有人投票通过了一项重大提案,停止向Block.one(最初参与该区块链网络设计的母公司,简称B1)支付原定在未来六到七年内分发的6600万个EOS,约价值2.5亿美元。

这意味着,社区以DAO的方式将长期缺乏作为的B1投票出局。

EOS社区以投票决定,停止向B1分发EOS

随后EOS网络基金会(ENF)在「关于12月8日EOS网络行动的声明事件的回顾和总结」中详细阐述了这么做的原因。

ENF表示,在过去的一年中,B1在EOSIO代码输出的速度和质量方面都有明显下降。尤其在EOS创始人、B1前CTO Daniel Larimer(BM)以及其他原始核心贡献者离开B1后,B1没有提供持续的核心代码开发,包括没有实现任何类型的区块链跨链通信解决方案,从未实现「每秒100万笔交易」的承诺,没有实现推出超过1000个DApp的承诺等。

「如此种种,不胜枚举」,ENF直指B1不仅令EOS社区失望,而且令所有围绕EOSIO建设生态系统的开发者失望。

社区的反抗并不难理解。在早期募资时,B1曾靠EOS获得了15万BTC的融资,同时B1还会每天从网络产出中获得27400 EOS,相当于前60个出块节点的总和。然而,在Avalanche等新公链纷纷拿出数亿美元资金扶持生态建设时,富有的B1几乎从未掏钱支持生态建设。用EOS用户的话说,「钱到位了,B1不办事。」

长期积压的不满终因一条导火索爆发。11月8日,B1宣布将4500万 EOS转让给新工具Helios以创建 EOS 风险投资基金,开发机构级 EOS 金融产品,为开发人员创建基础设施、工具和文档,并围绕教育、网络和用例开发组织社区活动。

这个看似为EOS网络做贡献的举措引起社区怀疑。要知道4500万EOS价值超过1.5亿美元,并不是一个小数目。而这笔资金的接收方Helios,其创始人正是Brock Pierce,他有两个重要身份,一个是 Tether的联合创始人,另一个是B1的联合创始人。

这么一看,这笔资金就相当于「左手倒右手」,令社区十分警惕。很快ENF作为社区代表开始与B1谈判,双方商讨的一个最终提案是,B1把4500 万EOS给Helios后,也需要拿出3000万EOS给ENF,100 万EOS给生态融资平台 Pomelo,还有100万EOS给治理系统 EdenOS。此外,ENF要求B1将EOS.IO的知识产权(IP)转移给EOS社区,包括社区账号、eos.io的域名等。

社区「逼宫」取得了成效。12月6日,B1宣布向各组织捐赠对应数量的EOS,但对交出IP一事闭口不言。最终,EOS出块节点们不破不立,干脆通过投票锁定了B1还未分配的EOS,相当于变相将B1踢出局。

B1长期「光拿钱不做事」的局面在这一刻被终结,但EOS生态想要重整旗鼓显然还需要长久的规划。

EOS.IO创始人喊出「重塑」口号

就在这一系列事件发生后,已经离开EOS.IO工作的创始人Daniel Larimer(花名BM)也跳出来了。

12月10日,BM透露其正在开发新项目Contract Pays和3 Sec Finality,目前正在计划融资。其中,Contract Pays是一个支付工具,允许用户在不创建账户的情况下直接通过密钥进行Token转移,而3s Finality可把区块最终确认时间从3分钟提升到3秒。

坊间猜测,BM新项目有可能基于EOS创建,或将获得ENF资助,EOS创始人很可能回归。

猜测正在朝着被印证的方向发展。12月11日,BM在社群发言称,是时候重塑EOS品牌了,EOS不仅要改变名称,还会重新设立可以激发社区成员参与和促进投资的新愿景和新目标,EOS是最大的DAO。

BM建议重塑EOS品牌

他的这番话让EOS社区进入了暂时性的兴奋状态,甚至许久没有动静的EOS在二级市场也短暂地抬了抬头。

但EOS的品牌重塑显然并非仅靠喊喊口号就能完成。事实上,EOS发展过程中从来不缺乏口号,但落实程度有限。

最初募资时,EOS的口号是「以太坊杀手」。主网上线后,EOS要做最大的DApp聚集地,但它最「高光」的时刻是2018年下半年博彩游戏大量部署在EOS网络上,该网络后来一度被称为「菠菜链」。DeFi火了以后,EOS上曾快速出现过一批DeFi协议,但大多都是一波流。当浪潮卷到NFT和元宇宙时,EOS干脆没了声音。

过去两年,EOS从「以太坊杀手」逐渐沦为圈内笑谈,纵使有高效的网络性能,但生态发展羸弱,活力丧失,EOS不断被新晋公链赶超。

这一次,EOS社区「驱逐」了B1,事情会不一样吗?

舆论最先出现恶化,市场中,不少用户依然表示对EOS不信任,「光喊口号不做事,被割怕了。」

归根结底,EOS想重塑品牌,首要任务还是发展生态。只有生态项目形成体系,引流成功,才可能改变EOS长期弱势的生态格局,重夺用户信任。

ENF意识到了这一点,要一改B1「拿钱不做事」的风格,试图构建一个完善的捐助框架,EOS生态融资平台 Pomelo是主要载体。

12月1日,Pomelo完成了第一期资助计划,总计209个EOS生态项目申请资助,1022名独立用户为喜爱的项目发起了5796次捐助,总计捐助金额为 30759 EOS ,约合 133276美元。此外,ENF还为Pomelo 提供了价值 50 万美元的EOS进行资助分配。

ENF表示,波卡的Web3基金会(W3F)是他们的学习目标,效仿W3F,ENF也将会针对不同情况对个别项目进行资助,并对那些能够降低EOS生态开发门槛的项目,配有详细的资助计划。「构建一个完善的资助框架,其目的不仅仅是资助,而是为开发者、项目方和个人提供一站式支持服务,以促进 EOS 生态快速繁荣发展。」

一位资深EOS持有者对蜂巢财经表示,BM个人不是EOS的救世主,对于社区来说,他仅仅是打鸡血的意见领袖,且还带着新项目的的融资目的,「EOS的重新振作需要社区努力,当务之急是发展生态应用让其重回主流资产视野,流失的信任才有望重新凝聚。」

声明:请读者严格遵守所在地法律法规,本文不代表任何投资建议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3 × 2 =

最新文章

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