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情分析ArkStream Cap...

ArkStream Capital墨客:漫谈元宇宙与区块链游戏

推荐文章

原文标题:《漫谈元宇宙与区块链游戏》

原文作者:墨客

虚拟大迁徙

凡是看出来风暴即将来袭的人,都应该提醒别人。而我,正看到了风暴来袭。

下一代或下两代会有数量更多的人,甚至会有好几亿人沉浸在虚拟世界和在线游戏里。一旦我们玩起游戏,在游戏外面,「现实」里的事情就不再发生了,至少,不再以现在这样的方式发生了。数以百万工时的人力从社会中抽离出去,必然会发生点什么超级大事件。

————爱德华·卡斯特罗诺瓦《向虚拟世界的大迁徙》

当我戴上 Steam Index 进入《Half-Life: Alyx》,看到眼前高耸入云的铁塔,同时耳边响起飞行器的声音的时候,虚拟与现实的边界在那一瞬间被击穿。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一样深刻地感受到「向虚拟世界的大迁徙」在历史的长河中的脉动冲击着我感官。

 Half-Life: Alyx

庄周梦蝶

「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

究竟是庄周在梦中变成了蝴蝶,还是蝴蝶在梦中变成了庄周。

无独有偶,西方的希拉里·普特南提出过「缸中之脑」假象:如果将一个大脑泡在一个充满了某种营养液的缸里,并通过强大的计算机与其交互各种感官信息,那么这个大脑就会认为自己是生活在一个真实的世界里。设想一下:我们是否只是「意识」般存在于「缸」中?  

缸中之脑

庄子跟希拉里·普特南分别是东西方的唯心主义哲学家代表。唯心主义认为我们无法离开感觉认识任何事物,任何事物呈现于我们的意识之前,已先行是我们感觉中的事物。  

如假似真

20 世纪之后的人们,普遍接受的是唯物主义的哲学观点,但技术的进步迫使我们重新回来思考意识的重要性。世界有我的世界,你的世界,他的世界,物理客观世界。脱离了「我」的世界,对「我」没有任何意义,因为人永远无法先于我的世界来思考这个世界。从这个角度来说,”意识是第一性”的。

20 世纪之后我们面临的现实是:VR/AR 技术,体感服,脑机接口技术在高速的迭代,在接管我们的五感之后,虚拟与现实的边界变得模糊。虚拟的世界通过接管我的世界,替代了物理客观世界。

虚拟可以成为现实。

假假真真

当技术走到那一步的时候,你真的可以意识到你是虚拟之中吗?

谈到元宇宙,大家都会用「头号玩家」举例,但是笔者更喜欢用「楚门的世界」,作为元宇宙的表达。「头号玩家」里面,主角是清楚的知道自己从现实进入了一个很真实的虚拟世界。

而更真实的虚拟是,你从来都没有质疑过它的真实性。楚门从婴儿时期就被安置在一个设定好的环境里面,直到成年之后因为 Sylvia,才开始怀疑这个世界的不真实。这还是在一种高成本,容易出现纰漏的「元宇宙」,他都被欺瞒了这么多年。那么假想,如果你是楚门,从小脑子就接入脑机接口,在虚拟的环境中长大,这个时候,虚拟的世界,对于你来说不就是真实的世界么。

楚门的世界

而元宇宙的价值,NFT 的价值,虚拟商品的价值,这些所有的价值的探讨,当虚拟的世界,成为了楚门的真实的世界,他们跟各种实物有什么区别吗?

在此时讨论 NFT 头像的价值,就跟讨论一件好看的衣服的价值一样,在某种程度上显得毫无意义。女孩子会为了好看的包包付费几十万,男孩子会为了 Dream Car 付费百万,而 Crypto man 眼中的 NFT 头像亦如是。

总归到底,价值无非是人类行为与人类互动所产生的尺,所有的尺子最后衡量的都是时间,而当虚拟越来越占据我们的时间与生活,虚拟的一分钟与现实的一分钟并没有贵贱之分。

Z 世代的人在比我们浓度更高的数据中成长,他们比我们更能够接受虚拟商品的付费。70-90 后主要的游戏付费方式是为了数值付费,以传奇作为典型,我们愿意为了更好的提高数值以提高游戏中的体验而付费。在 80 后的主要游戏年代,审美趣味并不成为一个消费主流。90 后与 00 后的游戏生涯中,会出现英雄联盟这样通过销售英雄和皮肤获利的大型游戏。这背后的是一个世代的消费习惯的变化。

元宇宙离我们很远,元宇宙离我们也很近。这些低纬虚拟付费就是它提前伸出来的触角。

元宇宙  

元宇宙与信息维度

我三岁的儿子,最近喜欢玩做饭的过家家游戏,用锅铲炒着我买给他的乐高积木。当我一边写着元宇宙的文章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过家家就是最原始低配版本的元宇宙。

追求更丰富的生命体验一直是人类的底层需求之一。而元宇宙是一系列通过低成本五感链接方案,提供更高密度的生命体验的技术的总和。而元宇宙也意味着更丰富的信息维度。

当前所有的区块链领域内的元宇宙,都不能称之为元宇宙,因为他们都没有提供更高维度的五感信息传递。当前的所有区块链元宇宙,例如 SAND、MANA 都只是区块链游戏,但未来有可能会成为元宇宙。

每一个信息维度的提升,都会带来巨大的产业变革。

最早,我们是文字的一维元宇宙,我们通过哈利波特,指环王等文字,再经过大脑的虚构架构魔幻元宇宙。

然后是二维视觉元宇宙,这些元宇宙通过强大的视觉工业直接经过视觉进入我们大脑,造成颅内高潮。

再之后是伪三维,阿凡达打开了这扇门,复仇者联盟把它拉到了最高潮,全球票房 25.42 亿美元。

而 VR/AR 等技术带来的是真三维,这带来了更多的产业变革期待。

复仇者联盟

在生活中,我也感受到这种维度提升带来的影响。我最近在玩仁王 2,在找攻略。突然发现,随着视频媒介的成长,我在游戏门户网站上看到的很多攻略都是视频攻略了。二维的信息在我熟悉的生活的角落又一次战胜了一维的文字信息。

随着技术发展带来的成本降低,多维信息的胜利是一种必然,元宇宙是一种必然。

元宇宙与区块链的关系 

元宇宙是一系列通过低成本五感链接方案,提供更高密度的生命体验的技术的总和。元宇宙的底层是五感链接方案与虚拟世界演算能力。

区块链是通过冗余的计算资源,按照一定的共识机制组成的可信计算体,其核心本质是通过高成本提供机器信任。

这两者在技术上并没有硬性关联。所有讲元宇宙一定需要区块链作为底层技术的,都是圈内人的自嗨。

如果我们清楚区块链的高成本特性,那我们就必须承认元宇宙的早期是不可能会采用区块链技术的,这在成本上限制了它的大规模商用。

当我们在讨论元宇宙的时候,我们在讨论什么元宇宙?职场元宇宙,魔法元宇宙,武学元宇宙,未来科技元宇宙。人类有太多的想象,这些想象有些在底层上是完全冲突,魔法元宇宙的存在就是在挑战未来科技元宇宙的物理定律。

我们不从广度,而从深度来讨论元宇宙的时候,一个你愿意投入生命超过 50% 置身其中的虚拟世界,你会愿意呼吸在一个空气都被大型实体(可能是 ZF,可能是企业)控制的虚拟空间中吗?

再恶劣的政权都无法禁锢人们对空气与水的自由,然而元宇宙中的终极控制权却可以极其简易的通过精神上的消灭,在物理上直接消灭你。 一个真·元宇宙,让人类愿意全身心投入的元宇宙,一定在控制权上是去中心化的,如空气与水般客观无情绪无利益诉求。但技术上,我们依然有很长的路要走。

混淆现在与未来,是一种流氓与不负责任。

去中心化邪教  

Web3 是 2021 年 Crypto 市场讨论的一个重要主题。去中心化是我们的圣杯,但是去中心化的人们往往堕入了去中心化邪教,而忽略了不管是去中心化,还是中心化,他们最终都是要向市场跟用户负责的。

一个很讽刺的事实是,在 2020 年带领去中心化胜利的 Defi,它的精神内核是中心化的。

Defi 的两大支柱 DEX 与 Lend 都采用了中心化的 Pool 来提高流动性。

传统的模型是 N-N 的订单撮合模型,这样的模型会遇到流动性枯竭负循环。买(借)单变少,会导致卖(贷)单也变少,再继而导致买(借)单变少。N-N 可以更精准的匹配需求,但是消耗更多交易者的匹配精力。

而 AMM 模型通过 N-1-N 的模型,把买(借)单,与卖(贷)单,都归集到「1」,这最大的好处是,交易者获得了巨大的交易确定性,与精力节省。尽管无法匹配更精准的交易对手,但是从大数原则来看,他也获得了市场上平均的结果,Not Bad。

 AMM Lending Model

这种模型在解决 Crypto 市场的长尾问题上产生了巨大的生命力,这是 Defi 崛起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当然 Defi 的崛起不仅仅是这点,还有其他因素,在此不表。

可以看到的是,AMM 的设计的核心是归集与中心化的。而流动性是需要被聚集在有马太价值的中心的。Defi 用中心化打败了中心化,这大概是去中心化邪教最大的讽刺。

中心化一定是魔鬼吗?在 Web3 中他们不可以是成立的两极吗?或者在两极之外还有更多居中的选择。

成本,成本,成本。

我们以前在工厂做的时候,工厂的无尘车间是有空气洁净度要求的。我们以前的客户是手机产业供应链中的一部分,基本上千级就可以。而半导体工厂的空气洁净度则要求到十万级,百万级。对于工业上的从业人员来说,这完全就是一个成本跟必要性的考量。

EOS 在 2018 年 Dapp 最火爆的时候,上面跑的 90% 上是博彩,EOS 的速度跟交易量远远超过 ETH,EOS 节点的数据膨胀得非常快,而问题就来了,我们有必要在 EOS 网络上存那么多 Dice 骰子的结果数据吗?

2021 年投资主轴上,有一个很重要的是高速新公链,这里面有很大一部分是 EVM 兼容的,其中 BSC 21 个节点,Polygon 100 个节点,Fantom 44 个节点,与 ETH 的 30 万节点比,他们可太去中心化了,但是这些用户并不在乎。甚至在 2021 年 BSC 与 HECO 上大规模的黑客事件中,社区还有声音,希望 Biannce 与 Huobi 进行中心化的监管。

我们完全可以换个角度来理解 BSC,它就是一个公开展示了交易数据的小 Binance。

不管我们怎么理解,需求与用户是事实。即使在 2022 年 1 月外部资本市场与 Crypto 市场因为加息而整体低迷的时候,Pancakeswap 依然是去中心化交易平台中的 No2。

3AC 的 su zhu 在 2021 年与 Hasu 的对话里面反省过「类似于我这样的比特币和以太坊早期玩家,非常可能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成为极端主义者。」以太坊现在的情况和 17 年的比特币很像,新用户不一定必须要选择他们,即使他们确实是最好的公链。对于公链来说,新用户的获取至关重要,以太坊现在并不能做到这一点。当我们去餐厅吃饭的时候,如果我们不放心他们的食品安全,我们是希望他们的厨子是 DAO 竞选出来的,还是选择透明厨房方案。

Web3 一直在强调隐私优势,但我们其实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需要隐私,或者是不同人需要的隐私程度完全不一样。每年中国的春节,塞车都是一个常见的话题(Covid-19 疫情期间例外),而当高速公路上塞车的时候,我们经常会看到一些男生或小孩在路边尿尿,但是比较少看到女生这样做,他们的隐私不一样重要。当我家的小区接入了人脸系统之后,我就很少带磁卡了。其实它也支持磁卡进入,但是我已经懒得带磁卡了。在很多情况下,中心化的应用已经可以处理得很好了,去中心化并没我们 Crypto 的人想的那么重要。  

区块链游戏  

所有的区块链元宇宙都是自嗨,当前阶段的所有区块链元宇宙都仅仅是区块链游戏而已。

然后我们把它拉下神坛并不是为了抨击它,而是为了更好的认识与面对它。

真正热爱生活的人是见识了社会的阴暗面,依然热爱生命的人。

而在讨论区块链游戏之前,我想先从 Token 经济出发。

从媒介的胜利到子集父集

抖音的胜利历史是一部媒介变迁史。

在视频内容的传播上,媒介一直在随着科技进步。

最早我们使用电视传播视频内容。在电视年代,视频的制作是一个高成本的工业内容,它需要专业的工业团队的支持,视频内容需要经过通过昂贵的录制设备与专业的采编团队,再通过有线电视网络传递到每一位家庭。

然后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宽带网络带宽的提升支持了互联网的成长,优酷土豆的视频媒体时代来临,视频软件的编辑也支撑了一些创作者的内容展出,那时候我经常在土豆网看叫兽易小星等创作者的视频(现在已经是万和天宜的老板跟导演了)。

在这个过程中,80 90 后这代人的关注力逐渐从电视移开。

 蠢爸爸易小星,土豆网早期视频创作者,现万合天宜创始人之一

2010 年,随着智能手机的发展迭代,4G 网络的铺设,我们突然发现,视频的创作门槛变得极低,只需要一步手机,下载一个 App,就可以实现,任何人都可以成为创作者。抖音跟快手成为了新的时代之子。  

 快手/Bilibili 网红 手工耿

在这个故事里面,三个时代的主角都是为了满足人类的视频内容需求而存在的。而最后的赢家,是提供了最低门槛,与最大包容性的方案。

从电视,到优酷土豆,再到抖音快手,每一次的技术迭代,都带来门槛的降低,都带来新的父集,当代的父集成为下一代的子集。

子集是一个数学概念:如果集合 A 的任意一个元素都是集合 B 的元素,那么集合 A 称为集合 B 的子集。符号语言:若 aA,均有 aB,则 AB。

在抖音的热度排行榜里面,我们会看到人民日报,央视新闻这种传统媒介内容,还会看到刘德华,陈赫这样的明星,更会看到疯狂小杨哥,疯产姐妹这种传统的媒介里面不会看到的网红。手工耿,张同学这些草根拿着一个手机就开会在网红的道路上急速出发。  

抖音排行榜

天才是不可能工业化生产的,天才与天赋是上帝的骰子,概率论的公平。而一个无门槛的创作平台最大的意义就是把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种子都囊括在里面。抖音快手这样的平台是可以兼容包含之前的载体里面的内容的。

所以 Uniswap 会胜利,Opensea 会胜利,Token 会胜利,Web3 会胜利,这种胜利在于更加包容的心态,而不是你死我活。

Uniswap 创作了无门槛的 DeFi 市场,囊括了所有 Token 流动性,好的坏的,每一个土狗都是 SHIBA。

Opensea 创造了无门槛的艺术与社交价值市场,IreneDAO 与印尼小哥 DAO 越扯淡,Opensea 越成功。

Token 经济-价值父集  

Token 是什么?Token 是目前最好的价值衡量尺度。

货币是国家发行的交易的事物的衡量尺度。

股票是证券交易平台发行的公司的股份的衡量尺度。

积分是公司发行的用户行为的衡量尺度。

Token 是以上子集的父集,Token 支持任何人或实体发行对任何事物的衡量尺度。

在这套体系里面,中国可以发行数字人民币,美国 可以发行数字美元,泰达可以发行无监管部分抵押的 USDT,Circle 可以发行法律监管框架下的 USDC。

不考虑各主体的利益冲突的情况下。

货币的特性是切割,电子货币可以更方便的切割流转,而数字货币的特性更方便的切割流转,无时间限制。

中钞集团,世界上最大的印钞造币企业,从 2015 年开始,就遇到产能过剩的问题。移动支付的崛起,电子货币对纸币的替代,历史的洪流无情的选择了更新的轮子。

数字货币是新的范式转移,仅讨论技术上,它目前已经成为了新的父集。

并且有意思的是,数字货币的特性导致新的问题:货币的证券化,证券的货币化。

BTC/LTC 等货币最早是作为货币设计的,但是因为没有市场需求的供需调整方案,它们在起初就被设定了固定总量,而造成市场的需求会导致币价的波动,在市场演化的过程中渐渐失去了货币属性。而更多是资产与证券的属性。2017 年是 ICO 流行的一年,2017 年的时候有非常多的项目方接受 BTC 与 ETH 作为融资货币,而 2020 年 DeFi 牛市之后,区块链一级市场也非常火热,但是普遍采用 Stablecoin 作为融资货币。

目前的区块链货币都是有证券属性的,虽然普遍定义为应用 Token。在传统市场证券并不能直接作为支付工具,但是由于数字证券的无限切割特性与 24H 在线,使得它具备了货币的属性。

这是技术的胜利,这是父集的胜利。

Token 的价值–时间魔术手  

荷兰东印度公司是世界第一家股份制公司,以集资形式建立的。此后,这种组织形式的企业广泛流行于资本主义世界各国。

人活着就是在对抗熵增定律,生命以负熵为生。——薛定谔

秩序的建立是需要消耗能量,而股份制最奇妙的是通过信用,从未来借调能量到当前来使用,建立秩序,秩序再产能能量,这是一场跨越时空的 Crypto 常见的正循环驱动,这是无中生友的魔术手。而 Token,是更好的魔术手。

2014 年,滴滴和快的展开了堪称互联网史上最疯狂的补贴战争,此后的一段时间里,滴滴总共烧掉了 1500 亿,才算暂时坐稳出行帝国的江山。

除了这个最典型的案例,在团购、外卖、共享单车上,互联网的补贴大战从来没有停止过。

而所有的这些补贴都是独角兽企业先通过资本市场融资获得,最后垄断市场之后,由用户买单的。

售卖股份(资本谈判,时间成本+折扣成本)–优惠券–用户

Token–用户

在补贴大战上,Token 作为一个成本与时间效率更优的工具,在 Crypto 行业首先全面爆发了。2020 年 Defi 的关键词挖矿,凭借着 Token 的这个优势全面成为市场主流。当然挖矿并不是一个新鲜玩意,早在 2018 年 Fcoin 带领的交易挖矿就在市场引起了一阵风潮,但是相对来说,流动性挖矿的意义更深远。

以之前 NFT Marketplace 比较火的 Lookshare 为例,可以看到 Looksshare 用 Opensea 5% 的用户实现了 Opensea 250% 的交易量,从 Collection 看,刷量交易占了 99%。

 Looksrare vs Opensea 20210116

这里必须说明,这个判定是带一定的主观性的,判断一句是 Lookshare 交易量前 5 的 NFT 系列没有版税,而这 5 个系列在 Opensea 的 24H Vol 都排不上前 50。Looksare 第六的 NFT 系列是 Bored Ape Yacht Club,它需要版税 2.5%,Lookshare 24H Vol 350ETH,同期在 Opensea 24H Vol 1537ETH。 

 Looks Collection 20220116

交易挖矿通过短期的交易量挖矿刺激,获得了非常好看的数据面,但是数据面的好看并不能直接吸引跟留存用户。

而流动性挖矿,可以直接提高流动性,降低 AMM DEX 的滑点,减少 AMM Lend 的贷款利率,是可以直接吸引跟留存用户的。

我们并不认为交易挖矿是长期有益的 Token 经济的设计。许多项目方在设计的时候没有思考清楚,Token 的魔术手的代价是债务,如果不能通过 Token 激励建立网络效应,滚动的债务会成为一个黑洞反噬项目方。有兴趣的可以自己去搜搜上述例子的最新数据。这是不吐不快的题外话。

回归正题我们之所以花了很大的篇幅讲了 Token,是想阐述我们的观点,我们认为良好的 Token 设计可以帮助区块链游戏项目进行快速低成本的冷启动。而这也是目前游戏一个主要的问题,流量与渠道成本。

典型的渠道如苹果 appstore 和 google play,会拿走国内收入的 30%。  

开放式经济体  

区块链项目成为了事实性全球经济体。

区块链项目普遍都发行 Token,Token 代表了发币权,如果法律允许的话,没有大型实体会拒绝扩大自己的能力边界。历史上荷兰东印度公司是拥有自己的货币与军队的。但是在监管环境下,传统 Web2 的实体被限制进行这样的行为。美国 FaceBook(现更名为 Meta)的 Libra 项目被美国国会正式叫停。而中国的监管环境下,腾讯、阿里巴巴尽管内部有区块链研究部门,但是它们根本不会有胆子在公开渠道进行尝试或者发声。

中国不承认数字货币的货币地位,定义其为商品。美国在 2020 年 7 月联邦法院的一例判例中将比特币视为 Money,但是并未有官方定义 BTC 的货币地位。

世界上绝大多数的国家不承认数字货币的货币地位,更不会允许数字货币在其法律辖区内进行支付。

如果一种生物它看起来像鸭子, 走起来像鸭子, 叫起来像鸭子, 那它就是鸭子。

如果以货币总量看,BTC 国目前是全球排行前 15 的国家。

 全球法币市值排行 2021

BTC 市值占比 40%,Crypto 国更大。

Coinbase 最后披露的注册用户 5600 万。2020 年 7 月,Huobi 披露用户 1500 万。2020 年 7 月 Okex(现 Okx)披露用户 2000 万。Crypto.com 报告数据,截至 2021 年 6 月,全球加密货币用户数已达到 2.21 亿。保守估计全球 Crypto 市场 1 亿用户。按照人口排序,Crypto 国目前是全球排行前 14 的国家。  

 世界人口 2021

而原生的 Crypto 创业公司就在这种事实上的宽网络腹地,法律界定装聋作哑,监管困难的情况下成长了。它们可以肆无忌惮的在 Crypto 这个国家行使发币权。

此处我想问一下 Uniswap、Aave 与 Opensea,你们交税了吗?

Crypto 的赚钱的用户,你们交税了吗?Crypto 的 VC,你们交税了吗?

在新的范式下,区块链游戏项目方有机会依托庞大的无障碍用户群,成为事实上的全球自由流通新经济体,并且拥有无上的原国家主体所禁止的造币权。

尽管目前 Crypto 游戏都面临用户数量受限的问题,目前最大的区块链游戏 Axie,算上打金用户,活跃 2.7 万,这跟全球的游戏用户相差巨大。Crypto 市场目前主要还是投机与投资用户主导,并且由于区块链的去中心化账号体系的使用门槛,区块链游戏的用户群是受到限制的。 但是我们这两个主要的限制因素都会随着时间而改善,关于这点从 2017 到 2022 的时间已经做了证明。

全球互联网企业的税务问题至今依然是各国的监管难题。而独立于各国之外的数字货币支付体系的监管,我们认为是一个巨大的难题,在各国达成广泛合作之前,我们认为这中间有巨大的行业机会。

随之而来的挑战是,这种发币的权利使得每个区块链游戏都成为了一个真正的经济体,即使不想做 Ponzi 的 Gamefi 设计的项目方,也不得投入时间进行游戏的经济设计,但是并没有多少项目方有经济设计能力。爱德华·卡斯特罗诺瓦的《虚拟经济学》中探讨了非常多游戏的「水龙头」与「污水槽」机制。Eve 就是其中好的虚拟经济设计的典型。  

 推特用户 Aiko 整理的 Eve Online 经济生态

没有良好经济设计的区块链游戏,无法存活到下一个周期。 

自由市场–市场的自我进化 

典型的区块链是支持 NFT 的自由流动跟 Token 的自由流通的。这跟目前主流的游戏道具与游戏币都必须在游戏运营商的控制内部流通,是截然相反的两种思路。

就好像自由贸易体,与计划经济体的区别。 计划经济体的好处是控制方,可以通过「垄断」提高利润率,获得较高的利润。而开放经济体开放与提供较低的税率,刺激整体经济繁荣,来获得更多的利润总量。这听起来像香港这种贸易港的感觉。

对开放式经济体来说,好处是藉由开放,在上升周期可以高效地吸附外部流动性,自循环增强经济体。坏处是在下降周期,无法阻止流动性的逃逸。

这是一个典型的第二梯队的 Defi 项目的逃逸过程,在过去的 1 年中,我们见到了非常多这样的 TVL 逃逸曲线的项目,而在同期的龙头项目依然维持了稳健的吸引力。   

 BSC 龙头项目 Pancakeswap TVL 曲线

某 BSC 二线 Defi 项目 TVL 曲线

别以为朝鲜的封闭式管理就是管理层是傻子行为,不然南韩的「脱北」者会人满为患。

Crypto 市场是一个信息透明,资金流动透明的市场,他的进化速度非常快。

当我读大学的时候,那还是十几年前,我们去购买衣服,经常会需要跟商家砍价。砍价对于我这种的宅男来说,是一件非常痛苦的时间,对于一个不熟悉服饰市场,处于信息劣势的人来说,要付出很大的撮合成本。而现在我们早已经习惯了明码标价的定价方式。

市场在进化,用户会用脚投票。信息透明没有柠檬市场的土壤。

没有用户会愿意被喂屎吃,以区块链游戏为首的自由市场,会对传统的游戏的封闭管理方式造成巨大的冲击。而在这中间,每一个区块链游戏都会面临负周期的流动性困境,这是市场化必须要面临的挑战。  

高粘性与付费意愿  

心理学家斯科特·瑞格比和理查德·瑞恩做了大量的研究,他们认为人类存在三个玩游戏的本能动机:

· 自主权:玩家在游戏世界中感到自己是自有的,而且个人的决定举足轻重。

· 竞争力:玩家认为自己能在游戏世界中完成自己想要做的事情,而且能掌控整个过程。

· 关联性:玩家感到自己与一个具有社会特点的世界发生这联系,这个世界关注他的行为,并且为他的行为提供佐证。

由于区块链行业的虚拟物品高度资产化的特性,加上区块链游戏授予更高的资产控制权,玩家在以上三个方向的感受是得到提升的。而这种提升反向增加了玩家对游戏的参与感,提高了玩家的付费意愿。

从资本角度来说,目前是普遍社区认同的数字货币熊市,Gamefi 也过了炒作期了,所以当前的区块链游戏 Axie 的数据值得观察。

 Axie 内部交易市场数据 24H 20220223

 Dappradar: Axie 用户数据 20220223

这意味着人均 78 万美元的日交易额。

当前交易市场的费率 4.25%,这意味着仅仅这些用户,在内部的交易市场可以给 Axie 创造 9.18*30=275.4 万美元的营收。

当然对比传统游戏市场来说,这个总金额并不是很大,但是在人均价值 ARPU 上区块链游戏表现出来不错的潜力。  

可组合性  

自由市场下的区块链游戏,普遍进行了游戏资产的 NFT 化。

NFT 全称为 Non-Fungible Token,指非同质化 Token,是用于表示数字资产的唯一加密货币令牌。NFT 主要功能是提供所有权证明,主要在非标品。

坊间经常提到的 NFT 的稀缺性,是一种错误或不精确表达。某个 NFT 可以有在这个 NFT 系列里面的稀缺性,这个是 NFT 的发行方可以设计的。但是 NFT 作为一个记录工具,它只能「记录」这种稀缺性或非稀缺性。

而 NFT 作为所有权证明的记录工具,已经非常好用了,并且具备广泛共识,在这种前提下,不同的企业无需重复造轮子,陷入复杂的谈判与规则制定中。

而资产的 NFT 化使得区块链游戏的可组合性得到了拓展。

可组合性不止是 Gamefi 的特别,也是整个 Web3 的特点。

Defi 里面有大量可组合性的应用案例。Curve 就是其中一个典型。

 Curve Pool 20220223

非常多的算法 Stablecoin 基于 Crv 建立流动性,而这些流动性的建立,不需要过多商业上的沟通,两者之间的合作没有任何门槛,没有任何摩擦。 

DefiLlama: Ethereum TVL 20220223 

这加速了整个 Curve 流动性帝国的建立,天不生 Curve,算稳万古如长夜。

Ethereum TVL 排行第三的 CVX 仅仅是做了 veCRV 投票权(锁定)的流动性释放,就获得了它目前 TVL 第三的市场地位。

可组合性是对无门槛价值的再次诠释。冰、水与汽是一种物质的三种形态,无阻力的汽态可以与其他物质迅速交融。

在区块链游戏领域,我们也看到有意思的尝试。

如曾经风靡一时的 Cryptokitties 的 KittyVerse 中,有非常多的衍生项目,包括 Kotowars,可以直接使用你的 kitty 进行游戏。   

不同作品的角色汇聚,是游戏领域一个很有趣的产品设计。Switch 2021 年销量排行榜第十是「任天堂全明星大乱斗」。

 任天堂全明星大乱斗

日本的知名游戏公司光荣,也做过类似的操作,把「三国无双」与「战国无双」的人物混糅,做了「无双大蛇」。 

  

 无双大蛇

不仅仅是游戏,在影视领域,也存在致敬,友情出演这种可组合性的表现。但是这存在板块问题,「任天堂全明星大乱斗」与「无双大蛇」都是因为同一家公司出品,所以可以对旗下的产品尽情操刀。否则就会面临版权的问题。

头号玩家中,斯皮尔伯格将致敬发挥到了极致,从电影到游戏、动漫、音乐等,将 20 世纪 80 年代的流行文化做了一次全面致敬。这其中出现的角色或者元素大部分是华纳电影出品过的电影/买过的版权,斯皮尔伯格自己的电影或者朋友的电影,以及华纳兄弟游戏公司自己/签约合作版权。而头号玩家中小说原著中的奥特曼被替换成了华纳自家的钢铁巨人,就是因为版权问题。

 头号玩家致敬银翼杀手海报

区块链游戏里面的资产的普遍 NFT 化,版权 Open API 化,使得游戏领域这种可组合性具备大规模低成本合作的可能性。当前的区块链游戏还在很早期的阶段,我们期待后续的区块链游戏可以展现更多的合作案例。 

UCG 的经济繁荣

天才跟天赋是不可以量产的。Roblox 的开放式引擎提供了较低的创作门槛给创作者。而 2020 年,Roblox 上的 345,000 名开发人员的总收入超过 2.5 亿美元,这些经济激励就像水流一样,不停的浇灌这些种子,让它们越长越大。用爱发电没办法形成产业。

经济的激励正向激励了内容产出,繁荣了整个生态。而在 Token 经济的体系下,钱的流通更快了,甚至许多平台提供了创作者 Token 奖励,把创作者更好的捆绑在平台的未来上。

当然绝大部分的区块链游戏因为编辑性的问题,不会产生 UCG 的繁荣。好的 UCG 依托于好的编辑器,例如魔兽争霸 3 上面丰富的 RPG 地图(DOTA 脱胎于此),与 Rebox 目前的繁荣生态。  

游戏性与心流  

我们看到非常多的区块链游戏在设计的时候还是使用数值作为一个重要的付费体系,而在设计的过程中由于 Token 的特性,又经常性往 Ponzi 的方向走。这种 Ponzi 的设计对区块链游戏充斥着巨大的破坏。任何一款游戏最重要的是它的心流体验,我们所耗费的生命,可以在其中获得丰富的体验跟情感回馈。Token 设计中的「污水槽」的核心要点也包括提供情感回馈给玩家,来使得他们接受或者忽略经济上的支支出。

以我最近喜欢玩的魂类游戏的设计来说,超高难度跟较少存档点的游戏设定会让很多玩家望而却步,但是这种反人类设计反而使部分坚持下来的玩家,在通过反复的练习,打倒杀死玩家 N 次的 BOSS 时,可以获得巨大的心流满足。这种设计的一体性,让人赞叹不已。

只狼

区块链游戏让我们失望的是当前比较少项目方愿意为了游戏性付出更多。加密第一,游戏第二是目前整个区块链游戏浮躁的写照。我们从来没有认为在当前阶段区块链游戏是一个伟大的故事。但是一款真正好玩的区块链游戏,在历史演化的进程中,一定会吃到时代迸发的红利。当我们重新复盘的时候,我们认为 Axie 对于传统玩家来说,游戏性还是比较弱的,但是在 2021 年的市场上,它依然是游戏性最好的第一梯队了。如果您是一个真正热爱游戏,并且开始融入加密市场的开发者,我们诚恳的希望与您就一个款好玩的游戏进行更多的讨论。

结语 

作为一家投资机构来说,从投资的角度来看待元宇宙与游戏。我们的心法是,在任何投机的早期,相信的代价很小。在任何狂热的中期,怀疑的收获很多。

当我们在讨论在 Crypto 投资的时候,我们不应该忘记 Crypto 让人津津乐道的超高倍数的回报,很大一部分来源于不规范的市场跟 Fomo 的情绪,这些带来的价格脉冲远远大于区块链的底层创新。

但是,我们也不应该因为这些泡沫,而忘了它最初的因。BTC 经历了 2018 年与 2019 年的寒冬,冲击了 6 万美元的新高。ETH 的 ICO 泡沫破裂了,不妨碍 2019 年 Defi 的用户默默的使用着 Uniswap,上帝给冥冥中给他们安排了 Airdrop 作为圣诞礼物。我们坚信正确的事情,不会因为泡沫与混乱改变,敬区块链一杯,敬迭代与演化一杯。

高通首席执行官克里斯蒂亚诺·阿蒙在一次直播中透漏「Oculus Quest 2 的销量已经达到了 1000 万台。」技术与市场的演化是螺旋推进的,可预见的未来,VR 设备的大规模商用化,会引爆 VR 内容的爆发,而 VR 内容的爆发会继续推动 VR 设备的改进。

追求更丰富的生命体验一直是人类的底层需求之一。

在可预见的未来,我们相信区块链游戏与更之后的元宇宙依然是区块链行业一个很重要的板块。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17 − 4 =

最新文章

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