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情分析泡沫下的链游众生相:有人匆...

泡沫下的链游众生相:有人匆匆入局,有人悬赏百万捉鬼

推荐文章

作者:杨郑君

“链游太火了,昔日加密货币领域的从业者,差不多有70%的人转行到链游公会。”陈松对《链新》表示。

似乎是对陈松这句话的印证,他刚说完不到一分钟,便有人找上门来,了解链游公会的相关情况,并表示,自己正在考虑创办一家链游公会。

转战链游公会

陈松是区动投研深圳培训服务中心的链游板块负责人,区动投研是一家区块链行业研究服务机构,链游板块的主要业务则是链游的投资研究和技术开发,并向链游公会和有意向的创业者提供培训服务。

过去一年,陈松从原来的广告公司岗位上,转战加密货币领域,如今又到链游公会,期间被骗过100多万,也成功翻过盘。

陈松表示,如今自己每天都会接待数十位来访者,有的是链游公会的负责人或从业者,有的则是准备创业的人。相同的是,这些人中,有不少都在区块链行业摸爬滚打过。

2021年10月起,链游由于回本周期短,备受投资方和创业者的青睐,链游公会也变得异常火爆。据区动投研研究,当时几款最火爆的链游回本周期都特别短,这也引起了陈松极大的兴趣。此时,区动投研正筹建链游板块,陈松便自告奋勇的加入其中,并担任该板块的负责人。

据陈松推测:“目前,加密货币领域的从业者(含挖矿)有70%的人转行到链游公会,只有不到30%的人选择出海或者转行做其他的。”

远在重庆的“老矿工”小于(化名)也转到了链游公会。

小于有一个十多人的团队,他们不但自己挖矿,也做矿机代理,主要做比特币、以太坊等主流虚拟货币的挖矿。今年9月,他还信心满满的对《链新》表示:“国内的政策主要针对大矿商,对小散户影响不大,我知道不少小矿场还在运作,相关部门基本上不会管。”

然而,随着各地公开对挖矿的清退,逐渐收紧的政策让小于不得不重新考虑出路,而链游公会成为新的选择,“挖矿风险很大,链游公会却没有,而且链游回本周期短,我们现在正在参与的农民世界,一个月就可以回本”。

据《链新》了解,相比之下,矿机的回本周期一般在一年左右,性能好的矿机也要半年左右才能回本。

小于的团队从10月开始转行链游公会,他们运营公众号,也在B站上进行宣传,目前公会已经有好几万粉丝。“要是想了解链游的信息,加入我们的俱乐部就行,我们提供全套的服务”,据该公会的宣传,加入其俱乐部需要缴纳会费,价格为每年近4000元人民币。

无独有偶,北京的阿罗(化名)也于今年10月从矿圈转行过来,他之前从事fil矿机的代理,现在则在一家链游公会工作。据其提供的资料显示,该公会主要业务有技术服务、打金服务和公会孵化等。

广州的小Y是11月才从游戏工会转移到链游公会的“新兵”,他自称是“加密货币领域混了多年的游戏公会老兵”,他表示,链游公会挣钱太快了,“根本不缺钱,前段时间大赚了一笔,现在基本上连融资都不用考虑了。”

公会悬赏100万“捉人”

越来越多的人进入链游公会,陈松的业务量也在增多,不过他却开始有些担忧,他表示:“不只是加密货币和挖矿领域的从业者,连资金盘和传销圈的人也在逐渐进入链游公会领域,未来的爆雷事件必然会很多。”

近日,一款名为“币安英雄”的链游崩盘了,在维权群内,散户玩家、打金工作室、链游公会等骂声一片,一家链游公会发出公告,悬赏100万元寻找项目方。据知情人士透露,截至发稿,项目方仍然未被找到。

据该项目方的宣传文章介绍,“币安英雄”是第一个在币安智能链上赚取加密货币的区块链游戏,该游戏于11月16日上线,然而,上线不到半个月就崩盘,这让参与其中的散户和链游公会措手不及,甚至有公会由于投入了大量资金,几乎濒临破产。

深圳市信息服务业区块链协会执行秘书长贾晓乾表示,“币安英雄”的token没有上交易所,经济模型也有问题,资金释放周期很短。“没有官方背书、没有技术团队、没有预期投资价值,资金筑底又不够,资金池的钱一撤走,盘就崩了,这是典型的资金盘做法。”

事实上,链游的机制和流动性挖矿非常类似,据贾晓乾介绍,几乎每个链游都有门槛,需要入场资金,入场之后一段时间是不能提现的,这就相当于挖矿中的锁仓;玩游戏的过程中,逐渐的产生一些收益,相当于挖矿的收益;差别只在于,链游的“挖矿”过程包装得很漂亮,具有一定的娱乐性,农民世界就是一个典型的挖矿机制的链游。

贾晓乾表示:“中国打击挖矿后,大部分不能出海的矿圈人士就借着元宇宙和链游的概念,继续变相的从事流动性挖矿。但最恐怖的不是挖矿,而是资金盘,农民世界火了之后,就出来很多模仿的资金盘链游,游戏质量和经济模型都存在很大的漏洞。”

由于大量资金盘的出现,链游公会也将承担极大风险,如果没有事先甄别好,入局资金盘后大概率会损失惨重,公会链接的玩家也会受到波及。

除了币安英雄,一款名为“CryptoMines”(在中文社区经常被称为“飞船”)的链游也于上周崩盘,其token价格三天内跌了90%。

陈松表示:“好的链游必须是可持续的,在后续的持续开发中,有更多的新功能出来,方能推动一波接一波的高潮。甚至可以想象,目前一些链游会通向未来真正的元宇宙,从2D升级为3D,可玩性也大大提高,前提是得有好的团队和大的资金支持。这也是公会需要去重点辨别的地方。”

90%的人做链游只是为了投资?

由于短期内大量资金和人员入局,目前链游公会鱼龙混杂,据行业人士分析,链游圈可能有90%的参与者不是真正做链游的,而是去搞投资。

贾晓乾认为,一个好的链游公会应该有足够的技术能力,有投研部,能够甄别项目的好坏,还需要有一些职业游戏经理,有成熟的管理体系,而中国当下这样的公会非常少。

目前,链游公会几乎都是面向C端,向玩家收费,而且收费不低,比如小于和阿罗所在的公会入会会费均在3000元以上。

贾晓乾表示:“链游公会的盈利模式不应该局限于C端,而应该主要向B端,这是未来链游公会行业健康发展的方向。链游公会相当于链游内容公司的社群管理运营部,是链游公司和散户之间的桥梁,公会负责做市场推广,组织更多玩家,筹办当地比赛。目前不少国内的公会依靠脚本,找项目方的漏洞赚钱,这也是链游项目方无法容忍的。”

有行业人士对《链新》表示担忧,虽然目前中国尚未对链游和链游公会出台专门的监管措施,但如果出现过多的爆雷事件,可能会成为下一个被强力监管的对象,就像虚拟货币和挖矿一样。

对此,贾晓乾建议,第一,国内链游公会急需提高自己的投研能力,避免踩雷资金盘;第二,成立链游行业协会,由政府做大方向的指导,行业精英做行业的风向标,引导行业健康发展;第三,监管部门建立相应的法律制度。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3 × 5 =

最新文章

spot_img